怀茶

【不可描述之事被打断的时候,攻受们都在干什么?】

啊啊啊!好甜!

雨文公子:

这个脑洞有点停不下来了23333333333


(K)


黑白的场合(又称跟老婆滚床单被闺女捣蛋怎么办?):


小黑(濒临x潮,突然被打断,脸色枯黄)训斥道:“我说你!”指着跪坐在面向房间一角墙壁的neko,“为什么要做这种事?!”


Neko(一脸不屑):“都说了啊,吾辈是看见小白好难过的样子才出手干预的哼!”


小黑:“你是笨蛋吗?!小白跟我是在……在……”干咳一句,“总而言之,你先给我坐在墙角反思一下。”


Neko(突然神秘):“在干什么啊?为什么我一定要反思呢?小黑好坏!”(因为对方闹的不行,所以蹲在墙角躲避魔音的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小黑)


小黑(人妻跪坐式,捂住哽咽的嘴):真想宰了这臭丫头……为什么偏偏我家有这种事呢……


**


伏八的场合(又称如何教训床品太差且毫无自知之明的家伙)


猴:喂!好好看着我啊!Mi↗sa→ki↘


八妹(不爽):你这家伙……


猴:腰抬高一点,不对,这边这边,你这人的方向感没救了啊——


八妹:你他妈——


猴:看来真的是笨蛋呢!为什么现在不行了啊!给我认真点啊……


八妹(气急败坏,飞起一脚)穿起衣服走人了


猴:你干嘛啊?!区区一个美咲!


八妹(看着对方腿间依旧精神的xx,拿起球棒,邪魅一笑):你自己对着空气‘拔刀’吧,混蛋猴子!


**


尊礼的场合(又称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受的对方)


之前都还好好的,尊却因为一双突然摸向自己🌸的手听下了动作。


尊:干嘛呢?


室长:今天让我上一次吧。


尊:/눈_눈\


室长:不说话,就代表默认了。


尊(拦住了对方伸向自己🌸的手,犹豫着):……你想看见我在你身下的表情吗?


室长(考虑着可能会对自己造成心理创伤的可能性,突然沉默)


过了一会儿


室长:无论如何吗?


尊:无论如何。

评论

热度(1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