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茶

元气少女缘结神【从此丶醋神使。】巴奈同人

啊啊啊啊啊,太太我要赞美你啊!文真的特别好!

墨寒轻烟:

死亡不是终结,而是另一个开始。


「欢迎回来。」


好久,不见。


###


01. 人间丶韶华远去


春去秋来,数十年的时光转眼过去。当年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婴儿已长大成人,也为御景家开枝散叶。


「巴卫,这里已经起皱纹咯。」熟悉的声音,比起往时声调略沉,少艾时的活泼可人,如今连说句话都缓慢了。唯一不变,是语气中的温柔,以及对他的宠溺。


她看着自己那双充满岁月痕迹的手,叠在他同样苍老的手上。


「哼。」老男人只回了一个鼻哼哼,她知道丈夫又……随年渐长,他越来越喜欢黏着她。唉唉,当年娶她的时候,好不容易才能看见他撒娇,现在…虽然天天都找机会讨摸摸,但她一点都不讨厌。


「噗…还是一点都没变呢。」抚上他不再年轻的脸,曾经令她为之而倾倒的容貌。她眼神依然流露出当年的眷恋,他炯炯有神的紫眸,从锁定她之後,就刻烙在脑海深处。


「哼。」别过脸不看总找机会逗弄自己的妻子,却无法控制两颊逐渐变红。


「我老了。」挂在不远的墙上镶着几幅照片,经年月洗礼,原本白亮的相纸变得泛黄。这一切都被拍下来,是存在此世上的证明呢。回忆悄悄地染上颜色淡去的旧照。从原本三人的小家庭,到今天十多名成员。想起孙媳妇腹中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,儿子的眼角也有笑纹了。


这一生说不短,但也不长,但她可以确定,她是幸福的。因为身边的他,为她放弃所有,只为厮守一生。她可不可以贪心一点,拴住他不让他离开呢?


三生石上注姻缘,生生世世共枕眠。


「奈奈生,」好像听到她心底话一样,牵起了这对无数次为他作羹汤丶养育孩儿成人的手。无名指上的银戒从戴上後,不曾离开过主人。他腑首埋入她身前,露出满足的微笑。


时间飞逝,并没有减去他的俊美。曾身为狐族,即使鹤发霜华,也没有掩去昔日的风采。


他们的後代都承传两人最好的基因。与她如出一辙灵动的双眼,跟他同样倾世俊美的外表。


走到这里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

「奈奈生,谢谢你。从来没想过,原来老去的感觉,还不错呢。」最重要,你只属於我。活太久,久到连自己都忘记时间会流动,遗忘了她的五百年。杀戮成性的他,原来也会爱上一个平凡的人类女孩。他的救赎,穷其所有都要守护的爱人。


他懂得自己的皮囊总能把异性吸引,在遇到她之前,除了发情需要,女人他是不屑触碰。要麽,用他的刀把她们砍成死人。


时间,到了。


两人目光凝视,努力地将自己烙在对方深处,想要把对方紧紧的捆绑。短暂的高中生活丶软糯的亲生儿……享受为人父母的乐趣,人生的酸甜苦辣,不是区区一只妖能体会的感情。常说尘世情感复杂,之所以人生苦,皆人之所执。


即使如此,他没有後悔过舍去妖怪的身体。在变成人类的一刻他才知道,所谓强大,不是一柄冷铁挥出去而不知沾上多少人的血,而是被人牢牢固在怀中的温暖。在徬徨之时轻抚着头发,用自己双手去暖和冰冷心湖的她。


她本身的存在,就是坚强的证明。明明,明明一直都被他所救。可是,她却厉害得把他的桀骜不驯磨掉。


「奈奈生,若有来生,爱上我好吗?」他用尽最後的力,触碰她颊边,一抹温度从他的脸上落下,湿润的感觉泛开…哭了?指间传来的温度,将永远留在他的心底。


生生世世都跟我纠缠吧!


奈奈生,奈奈生,没有你,活着比死更难受。


奈奈生,奈奈生,我一定会再找到你的。不过黄泉九天之下,地狱天堂。


「笨蛋…」


一起喝下忘川水,奈奈生,来生再见。


直到生命的终结,他们还是牵着手,嘴角微微上扬,幸福的离开了人世。


###


此时此刻,御影神社来了个稀客。


「要回来了呢。」御影从兜中拿出一子,落在棋盘上,「上次见面,已经是十年前。人间界的时间过得真快。」


「可不是嘛。你家的神使往哪跑了?」漫不经心的指头敲着棋盘,发出清脆的响声,「逍遥久了,要多加看管呢。」


「唔…管不住呢。」御影一副拿自家神使没辙的表情,「谁叫我要靠他的酒过日子嘛。」


「所以,他又去海边了?」见对方没再下子的意思,大国主也停下动作。


「不…这次是去了深山…」懊恼的揉额,「海里的小姐变成人,把我家神使拐跑。」


「难道…」


「是好心的狸子小姐。」


「唉…」


「不要紧的,总有人选能接替。」


「恐怕难咧…」


「为什麽?」


「因为……金榜题名了。」


「WHAT??????」………「唉…」

评论

热度(31)

  1. 怀茶墨寒轻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啊啊,太太我要赞美你啊!文真的特别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