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茶

【安雷】做你的骑士

沽奉:

保证甜,不甜你咬我





〖哪怕你身在宇宙的尽头,我也会找到你,哪怕你忘记一切,我也会陪着你,我既然爱你,便会爱得彻底,这是属于骑士的忠诚,也是我对你至死不渝的爱情,你可以不爱我,但你没权力阻止我爱你,我的心脏即使停止跳动,爱你的情绪也不会消亡〗


【真是感人的告白啊,不过可惜了,我不是需要骑士保护的什么狗屁公主,安迷修你可看清楚了,我是宇宙海盗雷狮!】


〖你打算就用这么个理由拒绝我?遗憾的告诉你,这个理由没能让我改变主意。〗


【呵,安迷修你也太高看自己了,拒绝你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。】


〖喂,要不要这么过分,好歹给我个不那么敷衍的理由啊!〗


……


〖雷狮,答应我吧,拜托……〗


【我拒绝。】


〖雷狮,我帅吗?〗


【丑死了。】


〖雷狮,感觉冷吗?〗


【一般般。】


〖雷狮……〗


〖雷狮……〗


〖雷狮……〗


〖雷狮?〗


〖你别不说话啊……还没给我个理由呢。喂,雷狮你说话啊!雷狮……雷狮……〗


安迷修坐在地上双手环抱着,但怀里却空无一人。在他的腿上有一个有雷电图案的原力,在那上面有几滴微咸的水滴。


  在你离去的第三天
  我一个人走在路边
  沉重的步伐方法双腿灌了铅
  和熟人打招呼
  装的十分洒脱
 
  在哪回头的瞬间
  落下孤独的衣边
  在泥泞里去挣扎
  跑过荆棘小路边
  站在海边去望天
  却看不见你那属于天堂的侧脸


  我应你的要求
  将你葬在了海边
  亲吻白色的墓碑
  每天说句我爱你
  希望你能够听见
  我对你那些思念


  〖雷狮,大赛的最后是哪个叫金的毛头小子赢了,他复活了所有死去的参赛者。可是为什么,我没看见你?〗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傻逼骑士,你TM倒是回头啊!】

【不可描述之事被打断的时候,攻受们都在干什么?】

啊啊啊!好甜!

雨文公子:

这个脑洞有点停不下来了23333333333


(K)


黑白的场合(又称跟老婆滚床单被闺女捣蛋怎么办?):


小黑(濒临x潮,突然被打断,脸色枯黄)训斥道:“我说你!”指着跪坐在面向房间一角墙壁的neko,“为什么要做这种事?!”


Neko(一脸不屑):“都说了啊,吾辈是看见小白好难过的样子才出手干预的哼!”


小黑:“你是笨蛋吗?!小白跟我是在……在……”干咳一句,“总而言之,你先给我坐在墙角反思一下。”


Neko(突然神秘):“在干什么啊?为什么我一定要反思呢?小黑好坏!”(因为对方闹的不行,所以蹲在墙角躲避魔音的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小黑)


小黑(人妻跪坐式,捂住哽咽的嘴):真想宰了这臭丫头……为什么偏偏我家有这种事呢……


**


伏八的场合(又称如何教训床品太差且毫无自知之明的家伙)


猴:喂!好好看着我啊!Mi↗sa→ki↘


八妹(不爽):你这家伙……


猴:腰抬高一点,不对,这边这边,你这人的方向感没救了啊——


八妹:你他妈——


猴:看来真的是笨蛋呢!为什么现在不行了啊!给我认真点啊……


八妹(气急败坏,飞起一脚)穿起衣服走人了


猴:你干嘛啊?!区区一个美咲!


八妹(看着对方腿间依旧精神的xx,拿起球棒,邪魅一笑):你自己对着空气‘拔刀’吧,混蛋猴子!


**


尊礼的场合(又称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受的对方)


之前都还好好的,尊却因为一双突然摸向自己🌸的手听下了动作。


尊:干嘛呢?


室长:今天让我上一次吧。


尊:/눈_눈\


室长:不说话,就代表默认了。


尊(拦住了对方伸向自己🌸的手,犹豫着):……你想看见我在你身下的表情吗?


室长(考虑着可能会对自己造成心理创伤的可能性,突然沉默)


过了一会儿


室长:无论如何吗?


尊:无论如何。

元气少女缘结神【从此丶醋神使。】巴奈同人

啊啊啊啊啊,太太我要赞美你啊!文真的特别好!

墨寒轻烟:

死亡不是终结,而是另一个开始。


「欢迎回来。」


好久,不见。


###


01. 人间丶韶华远去


春去秋来,数十年的时光转眼过去。当年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婴儿已长大成人,也为御景家开枝散叶。


「巴卫,这里已经起皱纹咯。」熟悉的声音,比起往时声调略沉,少艾时的活泼可人,如今连说句话都缓慢了。唯一不变,是语气中的温柔,以及对他的宠溺。


她看着自己那双充满岁月痕迹的手,叠在他同样苍老的手上。


「哼。」老男人只回了一个鼻哼哼,她知道丈夫又……随年渐长,他越来越喜欢黏着她。唉唉,当年娶她的时候,好不容易才能看见他撒娇,现在…虽然天天都找机会讨摸摸,但她一点都不讨厌。


「噗…还是一点都没变呢。」抚上他不再年轻的脸,曾经令她为之而倾倒的容貌。她眼神依然流露出当年的眷恋,他炯炯有神的紫眸,从锁定她之後,就刻烙在脑海深处。


「哼。」别过脸不看总找机会逗弄自己的妻子,却无法控制两颊逐渐变红。


「我老了。」挂在不远的墙上镶着几幅照片,经年月洗礼,原本白亮的相纸变得泛黄。这一切都被拍下来,是存在此世上的证明呢。回忆悄悄地染上颜色淡去的旧照。从原本三人的小家庭,到今天十多名成员。想起孙媳妇腹中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,儿子的眼角也有笑纹了。


这一生说不短,但也不长,但她可以确定,她是幸福的。因为身边的他,为她放弃所有,只为厮守一生。她可不可以贪心一点,拴住他不让他离开呢?


三生石上注姻缘,生生世世共枕眠。


「奈奈生,」好像听到她心底话一样,牵起了这对无数次为他作羹汤丶养育孩儿成人的手。无名指上的银戒从戴上後,不曾离开过主人。他腑首埋入她身前,露出满足的微笑。


时间飞逝,并没有减去他的俊美。曾身为狐族,即使鹤发霜华,也没有掩去昔日的风采。


他们的後代都承传两人最好的基因。与她如出一辙灵动的双眼,跟他同样倾世俊美的外表。


走到这里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

「奈奈生,谢谢你。从来没想过,原来老去的感觉,还不错呢。」最重要,你只属於我。活太久,久到连自己都忘记时间会流动,遗忘了她的五百年。杀戮成性的他,原来也会爱上一个平凡的人类女孩。他的救赎,穷其所有都要守护的爱人。


他懂得自己的皮囊总能把异性吸引,在遇到她之前,除了发情需要,女人他是不屑触碰。要麽,用他的刀把她们砍成死人。


时间,到了。


两人目光凝视,努力地将自己烙在对方深处,想要把对方紧紧的捆绑。短暂的高中生活丶软糯的亲生儿……享受为人父母的乐趣,人生的酸甜苦辣,不是区区一只妖能体会的感情。常说尘世情感复杂,之所以人生苦,皆人之所执。


即使如此,他没有後悔过舍去妖怪的身体。在变成人类的一刻他才知道,所谓强大,不是一柄冷铁挥出去而不知沾上多少人的血,而是被人牢牢固在怀中的温暖。在徬徨之时轻抚着头发,用自己双手去暖和冰冷心湖的她。


她本身的存在,就是坚强的证明。明明,明明一直都被他所救。可是,她却厉害得把他的桀骜不驯磨掉。


「奈奈生,若有来生,爱上我好吗?」他用尽最後的力,触碰她颊边,一抹温度从他的脸上落下,湿润的感觉泛开…哭了?指间传来的温度,将永远留在他的心底。


生生世世都跟我纠缠吧!


奈奈生,奈奈生,没有你,活着比死更难受。


奈奈生,奈奈生,我一定会再找到你的。不过黄泉九天之下,地狱天堂。


「笨蛋…」


一起喝下忘川水,奈奈生,来生再见。


直到生命的终结,他们还是牵着手,嘴角微微上扬,幸福的离开了人世。


###


此时此刻,御影神社来了个稀客。


「要回来了呢。」御影从兜中拿出一子,落在棋盘上,「上次见面,已经是十年前。人间界的时间过得真快。」


「可不是嘛。你家的神使往哪跑了?」漫不经心的指头敲着棋盘,发出清脆的响声,「逍遥久了,要多加看管呢。」


「唔…管不住呢。」御影一副拿自家神使没辙的表情,「谁叫我要靠他的酒过日子嘛。」


「所以,他又去海边了?」见对方没再下子的意思,大国主也停下动作。


「不…这次是去了深山…」懊恼的揉额,「海里的小姐变成人,把我家神使拐跑。」


「难道…」


「是好心的狸子小姐。」


「唉…」


「不要紧的,总有人选能接替。」


「恐怕难咧…」


「为什麽?」


「因为……金榜题名了。」


「WHAT??????」………「唉…」

听这首歌真的贼想哭

羽弦结笙(羽弦):

喜欢元气少女缘结神的举个爪,这真的是个无论看几遍都觉得很棒的作品,满满的和风,美美的画风,感人的故事,音乐也是锦上添花,看完之后真的是对那种宁静的生活有无比的向往,觉得此生就该找这么一个你愿意付出全部的人在一起一辈子。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巴卫,奈奈生。巴卫,我爱你💗💗💗